> 言情 > 女人,不做地下情人 > 第215章 大结局
她太了解他,与其这样和他对抗不如顺了他的心意。

“峰哥,风鸣是一个有主见的孩子,也许我们有点自私,他如果真爱她,我们就成全他们吧,以前你不是劝我放开,让他自己做主,有些事情我们管不了还自己心里添堵,不如等他自己处理。”

司峰凯有些头疼,他一只手撑着脑袋。

苏慕容走到他身边,先给他头部轻轻的按摩并在他耳边温柔道:“孩子大了,他有自己的想法,我们做父母的管他也是希望他幸福,可是我们这样他就幸福吗?”

司峰凯被她问得哑口无言,是啊,自己为什么就如此专横,他欠他们母子太多,风鸣说得没错,他希望有机会可以弥补。

隔了一会儿,司峰凯自言自语道:“可是我机票都定了,护照也办好了,难道真的是我们先过去?把他一个人放在中国?”

苏慕容笑笑道:“峰哥,他也不是一个人了,他有自己的小家庭,看得出来诗诗这个女孩子也是很爱他,他们年纪也不是相差多大,就几岁而已,我们也别老思想,现在的孩子谁谈恋爱不同居?时代已经变了,诗诗能对风鸣好,能在大局上照顾我们的面子已经不错了。现在的孩子都是以自我为中心,像她那样的孩子已经是不错了,哎看着咱们的儿子那么认真对她的份上,我们就妥协吧。”

苏慕容左敲敲,右捏捏看上去很专业的样子,司峰凯的表情渐渐有些松缓。

“容儿,既然你都开口,我也就罢了。想必重要的是他们两人感情好,风鸣这孩子需要一个性子比较温和一点儿才行,你这么说我倒觉得他们也挺般配,只有他过得好,我们就成全他们吧。”

外面的雨也停了,被雨水洗刷过的天空别样的美丽,两人一起来到院子外面,有一簇簇小花卉正吐露着新芽,树梢上还挂着晶莹剔透的水珠。

苏慕容紧紧握住司峰凯的手:“峰哥,谢谢你。”

司峰凯看着已经不再年轻的妻子,有些感慨道:“容儿,谢谢你,原谅我半生颠覆流离,原谅我颠倒红尘,还好人生最后的风景有你陪伴。”

却说司风鸣回到卧室后,一路上他在思索怎样给洛诗诗沟通,反正自己下定决心,与她一起共进退,不论父母意见如何,他决定尊重自己的情感。

看见司风鸣进来,洛诗诗连忙坐了起来。

“风鸣,你怎么了好像很生气的样子。”看见他郁郁的脸,她有些担心道。

司风鸣不想让她知道父母真实的态度,这样的事情早晚她早晚会知道,自己该怎么给她说呢。

他尽量斟酌如何既不让她担心又表面自己态度,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讪讪道:“诗诗,我希望今天开始我们两个人就是一个整体不论谁说我们都不要分开好吗?”

他看上去有些决绝和忧伤,洛诗诗拉住他的手。

“风鸣,我会跟你在一起,只要你不放手,我就不放手。”

司风鸣紧紧握住她的手:“诗诗,只要你肯定我就愿意陪你天涯海角去。”

洛诗诗自从婚礼离开,到现在也没有跟家人联系,不知道父母有多担心,这一次自己算是丢脸丢大了。

“风鸣,用下你手机,我还没给家里电话,她们肯定着急死了,今天我们太冲动了。”

司风鸣连忙计从心来,既然父母那么反对,不如暂时去洛诗诗家小住几天也不错。

他连忙掏出电话递给她,有些不安道:“诗诗如果她们不放心,我可以陪你回去,当面把事情说清楚。”

尽管说如今父母对自己特别信任,可是这一次真的是让洛家丢尽脸面,还好婚礼并没喊其他亲戚,因为是二婚她不想过多人参与。

电话刚打通就听见母亲疲惫的声音,好像很憔悴。

洛诗诗有些不安道:“妈,你们在哪儿?我是诗诗。”

洛母听见女儿的声音,连忙着急道:“诗诗,你在哪儿?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现在我跟小阳她们在一起,你这样对待韩方乔,他对你那么好,做人要有良心,你让韩家人的脸面往哪儿搁?”

母亲一连串的质问,让洛诗诗说不上话。

见女儿没说话,她顿了顿:“诗诗,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委屈?别憋在心里,你这个孩子从小性格倔强,有什么自己一个人抗,你在哪儿?”

洛诗诗未语泪先流,她捂住嘴有些难受道:“妈,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不好。”

司风鸣连忙用纸巾擦拭她的泪水,有些心疼的握住她的手道:“诗诗别哭啦,你哭我心都碎了。”

洛母也听出了旁边说话的是司风鸣,她连忙道:“诗诗,有时间还是带回来让我和你爸见一面,我们是你父母,会尊重你的决定但是你也要给我商量,不要什么事情都自己一个人承担。”

洛母意识到自己的话有点严重,她知道洛诗诗的性格,这么多洛家里的重担都落在她身上,经历了林撤对方家里有多少钱财都是其次重要的是能对女儿好,只要她能幸福就好。

过了一会儿,洛诗诗情绪也好多了。

“妈,我们是真心相爱,希望你能支持我。”

“孩子带回来,我和你爸永远是你坚强的后盾,只要你们真心在一起我们都支持。”

两人又说了好久才恋恋不舍的挂掉电话。

司风鸣一直依靠在她身边,两人的距离很近,她能听到他肚子传来咕噜咕噜的声音。

“风鸣,你没吃饭吗?”

司风鸣有些掩饰自己情绪:“我想看到你,不想吃饭。”

她的手放在他的手上温柔道:“快去吃,抽时间我们一起回家看看父母。”

司风鸣点点头:“一会就去吃。”

洛诗诗固执道:“不,我要你现在就去吃。”

两人紧紧握住彼此的手,司风鸣的心有些忐忑,父母暧昧的态度并不像洛诗诗父母那样大度,这让他有些郁郁寡欢。

他摸着洛诗诗细软的头发温和道:“诗诗,我们在也不分开了。”

“风鸣,把窗子打开,我想看看外面的阳光。”

司风鸣起身来到窗前,推开了紫色的落地窗,外面被雨洗过的天空看上去明静而又安详。

他还不知道父母其实已近决定让他们真的在一起走下起,看着远处的风景,他有些悲喜交加。

他站在窗边很久,她们从最初的玩笑,到后面残酷分开,再到后来好不容易在一起,如今又要面对父母的百般挑剔,他从没动摇对她的爱。

“风鸣,我们的孩子叫什么名字好?”

看见他有些失落的样子,洛诗诗也不知道此时他的心在想什么,或许他还真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既然认定了他,今生无论什么情况两个人都要一起走下去。

司风鸣转过身,他望着你洛诗诗笑笑道:“诗诗,名字我早就想好了如果是女儿,一个叫司天意,一个叫司唯一不管他们是儿子还是女儿这两个名字都合适。”

“风鸣,我想起来,我们出去看看外面的风景好吗?”

司风鸣连忙来到床前:“医生说你要好好休息,不要随便乱动,我会一直陪着你。”

这时外面有一只闹喳喳的喜鹊停在树枝边,仿佛在对她们唱歌。

“风鸣,我很好,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就好。”

司风鸣摸着她的脸,送上自己的热吻:“傻瓜,我会一直在你身旁像牛皮糖那样粘着你。”

已经不知过了多久,不知道是白天还是黑夜。

远远的听见脚步声音,似乎很轻盈,但他们还是听见了。

门被推开了,苏慕容出现在她们面前。

自然司风鸣的手也松开,他有些尴尬的看着母亲。

“妈,你怎么进来了?”

苏慕容宠溺道:“我怎么不能进来,风鸣,快去吃饭,我跟你爸爸过几天就要回美国去,你自己照顾好诗诗,等她手续办好了一起过来我们在那边等你们。”

司风鸣连忙站了起来,母亲的话无疑让他看到了希望。

“妈,是真的吗?你们真的商量好了?”

苏慕容点头:“是的,你爸爸答应我先过去,这些高兴了吧?”

司风鸣司开双臂,给母亲一个深深的怀抱。

苏慕容这一刻想到了很多,人生的快乐痛苦,就像电影一样,自己一手拉扯大的孩子如今都快要做父亲,她百感交集。

接下来几天一切都比较良好,就连成都的天气也变得异常晴朗,苏慕容要再次离开中国踏上异国他乡,她带着司峰凯回到自己的家,由于洛诗诗有生孕她和司风鸣留在家里。

父母突然的离开,家里显得有些清冷,不过对她们来说两个人在一起就是全世界。

美好的画面仿佛定格,她们是彼此的灵魂伴侣。

月光像一个洛老的海盗,退守砖墙的角落。

黎明如同一把斩破寂逍的风刀,削开命运的触角……

一切是那么陌生而有熟悉,她们彼此仿佛认识了很多洛,春天已经来到了,不是吗?

草长莺飞,千树琼花,碧波涟漪,兰馨熏草,润物如酥,春色满园落红如雨,一切都充满着生命的气息。

终于,一切都过去了,所有的伤悲都已经烟消云散……

司风鸣走到洛诗诗的面前,紧紧的抱住她。

这样温暖的拥抱曾经在梦里出现了无数次,她们终于可以守护彼此苏菲玛索说:“爱是一颗心遇到另一颗心,而不是一司脸遇上另一司脸。”

告别那些严寒而悲伤的过去,将所有的伤痛都埋葬在过去的岁月里从此再也没有什么可以分开她们。